第一千六十一章 欲望的糖罐
作者:无罪      更新:2020-01-16 22:13      字数:3144
  清晨,海上漂泊的贝船漂进了几座小岛的中央。

  这几座小岛都是珊瑚礁形成的,小岛的周围都有一圈白色的沙滩缓缓的和海水接触,海水下面是五颜六色的,有很多鲜艳的珊瑚,有许多五光十色的鱼群在其中穿梭,甚至偶尔还看到憨态可掬的海龟在慢悠悠的游动。

  小岛上也是五光十色的。

  小岛的礁石里生长着很多奇特的如仙人掌一样的植物,这些植物正在开花,有些是建康城里和洛阳城里的贵人们最喜欢的紫色,有些是耀眼的明黄色,有些却是和此时建康城里的雪一样,洁白无瑕。

  贝船的船头,那名年轻的道人看着这些花朵沉默无言。

  这里温暖如春,但昨夜他却偏偏做了个梦,他梦见有无数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的落在自己的身上,他还梦见了有人递给他一串酸甜的冰糖葫芦。

  那冰糖葫芦的颜色,比现在那些紫色的花朵还要美丽。

  只是那终究是梦而已。

  他很清楚,虽然这艘船看似漫无目的的漂流着,但就如今天驶入这几座小岛包围的天然海港之中,那些推动着这艘船的流水,都来自他身后那名白袍僧人的心意。

  白袍僧人没有注意他此时眼中的情绪。

  他知道这些时日这名年轻人的心情有些不佳,这来源于外界骤然的变化,就像是一池静水安静了很多年,但突然之间这池静水之中不断被人投入石子,这静水之中原本已经习惯这安静的游鱼自然会不习惯。

  他很担忧年轻人的这种情绪,他此时的眉宇间也尽是忧色,只是并非因为他身前的这名年轻人。

  他的目光落在远处海面上空的云彩上。

  那些云彩在清晨之中扩散着一些奇妙的光晕。

  海上航行的渔民最怕遭遇暴风雨,即便是强大的修行者,在面临这种天威时,也不得不保持足够的敬畏。

  尤其是那些寻常的渔民只是在近海活动,但他和这名年轻道人所在的贝船,却是远离那些渔民活动区域的深海。

  越是远离连绵的陆地,海中的风暴就显得更为可怕。

  看着那些云彩之中奇妙的光晕,他很清楚一场巨大的风暴就在酝酿和生成之中,而且会很快来临。

  这便是他将这艘贝船驶入这些小岛中央的原因。

  “还是不能上岸,连到这些岛上去都不行吗?”

  年轻道人的声音响了起来,传入这名白袍僧人的耳廓。

  白袍僧人看了一眼这名年轻道人的背影,他摇了摇头。

  年轻道人叹息了一声,“即便是距离陆地已经那般遥远…却连登上这样的一小块陆地都不放心吗?”

  白袍僧人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  这种对话在很多年前有过很多次,按理而言已经不需要再重复,但他看得出今日年轻道人的情绪也不佳,想着很快就要到来的暴风雨或许会让他的心情更加抑郁,毕竟即便是他自己,也不喜欢享受狂风暴雨的滋味。

  “你的父亲让你不要离开这条船,所以并非是这种岛屿距离陆地多远的问题。”

  于是他也轻声叹息了一声,道:“你我皆很清楚,这只事关你修为所需达到的境界,最近你的思绪杂乱了些,但那些是无用的,你的修行速度越快,你便能更快的离开这条船。”

  “可是我已经很快。”

  年轻道人并未像他所想的一样直接结束这样的争辩。

  年轻道人缓缓的抬起了头,他转过身来,认真的看着这名白袍僧人,诚恳的说道:“你也清楚我父亲的用意,他只是担心我被人杀死,只是你应该清楚,哪怕是在陆地上,也没有几个人的身法比我更快,即便有人会真的到海上来杀我,我哪怕在这些岛上,以我的身法,不可能逃不到这条船上。”

  “你父亲担心的并非那些身法比你慢的人,恰恰是那有限的身法比你快的人。”白袍僧人摇了摇头,道:“对于我而言,我能够理解你的想法,但你父亲之所以请求我在这条船上,便是因为他知道我更理解他的意思。这种看似根本不违反他真实意愿的尝试,却往往如同小孩子手中的蜜糖,若是说好不吃,一直不尝试着蜜糖的滋味,说不定能够忍得住,但只要有了第一口,一定会忍不住有第二口,有第三口。”

  “这种事情,就如我们秉持的一些戒律,虽然看似毫无道理,但我绝对会全盘接受,丝毫不违反戒律。”白袍僧人看着他,也无比诚恳的说道:“因为我知道,哪怕是一丝的违反,都足以打破那个欲望的糖罐,必定有可能引来灾难性的后果。”

  年轻道人不再说话。

  他用沉默结束了这场已经许久没有过的争辩。

  他的目光也停留在远处那些云彩上。

  只是片刻的时间,那些原本散发着迷离光晕的云彩已经变成了黑色的乌云。

  那些乌云很远,但其中出现了明亮的闪电。

  在他的感知里,已经有异常潮湿的风在从那边席卷过来。

  他其实很尊重这名白袍道人。

  他也很理解他父亲的想法。

  他父亲用了一生的时间才修行到那样的高度,然后确保他坐上了这样的位置,有很多如神一样的人沉默了一生的时间,就如只是帮他在修行。

  那些人之中恐怕有很多人也是心中不甘,甚至会有取而代之的想法。

  那些人之中有很多人也异常强大,说不定只要有杀死他的可能,他们也会马上尝试。

  他从很多年前便接受了他父亲的人生,以及为自己安排的人生。

  他也信心满满的等待着自己可以出关的那一天。

  他也曾无数次的劝诫自己,在典籍之中,有无数人也在山中闭关,有些甚至闭关了大半生的时间,才真正出山。

  从海中回到陆地,和出山也没有什么不同。

  但他毕竟太过年轻,而且他真的已经等待了太久的时间。

  在这样的灵荒年代里,即便有着很多人在持续为他增添真元,但他的功法积蓄的真元越多,他就越是觉得这样的过程异常缓慢。

  他其实并不想完全背离自己父亲的想法。

  但他真的很想有所改变。

  至少…他希望自己决定这艘船行向哪里,至少他可以登上自己想去的那些海岛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海上的天光彻底暗了下来。

  原本波光粼粼的海面上,海浪变得越来越大。

  呼啸的狂风吹拂而来,将他和白袍僧人的衣衫吹得猎猎作响。

  轰的一声巨响。

  一道如水桶般的闪电从高空之中垂落,落在不远处的海面。

  豆大的雨滴就如无数箭矢在狂风之中急坠而下。

  白袍僧人再次微微的皱起眉头。

  他定住了这艘贝船,想要让年轻的道人回到可以遮雨的雨棚之中。

  在流浪在海上的很多年里,他的修为也越来越强大,对于这风雨和水流的控制,恐怕全天下也没有人再能比他做到更好。

  但就在此时,他的眼中闪现出一丝惊愕的神色。

  他感到了异样的波动。

  他的眼睛眯了起来。

  远处的海面上,出现了一道黑线,黑线变得越来越高,竟是一道奇异的黑色巨浪,转瞬之间已经超过了他正对着的那座小岛的高度。

  轰!

  海浪如千军万马冲击在那座岛屿上,岛屿上的无数草木瞬间被拍碎,无数水花就像是无数山头在空中崩解,又像是无数沐浴在黑色天光之中的怪物一样,朝着这条小船砸落下来。

  白袍僧人心中震骇,他体内的真元汩汩涌出,即便如此,他身下的这条贝船依旧剧烈的波动起来,就像是瞬间要被浪头击飞出去,击飞到天上!

  轰隆!

  又是一道粗大的闪电直落在漆黑的海面上。

  在闪电的光亮里,这名白袍僧人看清了这名年轻道人的脸色。

  这名年轻道人的脸色绝对的镇定,而且他的眼睛里,充满了异样的光彩。

  这名白袍僧人的脑海之中,也瞬间如同划过一道闪电,变得一片透亮。

  他瞬间反应了过来,厉声喝道:“沈念,竟然是…。”

  他的声音被无数落雷的轰鸣遮掩。

  年轻道人没有回应他,只是朝着前方飞了起来。

  他朝着前方最远的一座岛屿落去。

  这场风暴并非他所能御使,但他能够调集足够的元气,增强一些天威。

  他此时可以确定这名白袍僧人在全力应付这场风暴的同时,绝对不可能阻止他登上这些岛屿。

  这就是他想要的开始。
5200小说网首#发